16年专注果博东方定制

吉利谋划动力电池 新能源产能规模初现

来源:钜大LARGE    2018-08-23    点击量:221

提到新能源,不得不说的一家汽车公司就是吉利。早在2015年,吉利就率先公布了宏伟的新能源战略——“蓝色吉利行动”,提出要在2020年实现90%的新能源汽车销量。结合吉利2020年200万辆的目标,这也意味着吉利要在两年后实现年销180万辆的新能源汽车。


目前,飞速发展的吉利汽车已经站在了本土品牌第一的位置,其新能源正在稳步推进,新推出的产品几乎都有新能源车款,下一步更有新车型起步就是48V弱混。虽然我们几乎丝毫不会怀疑吉利新能源道路正确性,但面对180万辆新能源销量,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则是,随着新能源产能规模初现,其背后的电池配套业务,是否足以支撑吉利庞大的新能源帝国版图?


以李书福的性格,他自然是要把电池等核心零部件掌握在自己手中


作为新能源发展核心——“三电系统”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动力电池几乎是新能源汽车和战略发展的核心因素。于产品,这是决定车辆续航里程、安全系数、车辆品质保障的关键;于企业,这也是决定汽车收益和盈利能力的关键,因为在新能源汽车中,电池几乎要占据到整车成本的10%~50%左右。


那么作为一个立志要进入到全球汽车行业前十强的企业,在恰逢新能源发展的关键领域上,吉利究竟如何布局自己的动力电池?“领克PHEV将会使用自己的电池。”就在7月21日领克PHEV上市一个月前的首次亮相上,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兼CEO安聪慧透露了这个秘密,而在这个秘密背后,也隐藏着更多故事。


▍外购自产相结合


从工信部发布的目录我们可以发现,吉利现有的几款新能源车型帝豪EV、帝豪PHEV、帝豪GSe,如行业主流选择那样,都采用宁德时代的电池,这也是大多数汽车厂家避不开的独角兽。


不难发现的是,虽然吉利目前以宁德时代电池为主,但在这场“绑架”战中,吉利并没有跟随,也没有站在最中央的旋涡中。无论是领克还是博瑞GE在电池上的谋划,吉利似乎还留有后手。


据了解,博瑞GE电芯虽然是由宁德时代提供,但集成和电池包却是由威睿电动汽车技术(苏州)有限公司承担,那么威睿究竟是谁?根据工商局信息显示,威睿公司其实就是吉利控股旗下专门从事电动汽车驱动系统(动力电池系统、电控、电机及系统集成)开发、制造、销售的子公司。威睿公司除了向博瑞GE提供电池包以外,未来还将为帝豪GLPHEV等更多车型提供电池包服务。


这家新闻报道较少且并不起眼的公司,正在为吉利的新能源事业添砖加瓦。仅在2017年,威睿公司就拥有了吉利集团500台和沃尔沃2,000台电池包订单,销售额约2亿人民币,并谋划了30万台电池包产能。同时威睿还在不断扩展产能,除了苏州公司,吉利还成立了威睿宁波公司,在杭州湾规划建设了50万套电池包项目。


如果说吉利用威睿加工电池包可以把它归为外购电池,那么领克01PHEV首次采用浙江衡远电池,就意味着吉利开始着手让自家的电池搭载在自家的新能源车上。


衡远到底与吉利有怎样的关系?这里就必须提到起桥梁和纽带作用的洪桥集团。作为港股上市公司,洪桥集团拥有山东衡远新能源和浙江衡远新能源两个锂离子电池生产工厂,更重要的是,这两个电池工厂,吉利控股也分别占有48%的股份。


根据上市公司的股权信息不难发现,洪桥集团的控股股东正是吉利集团,也就是说吉利通过这个香港上市公司,间接控制着山东衡远新能源和浙江衡远新能源两家动力电池企业。种种纠葛之下不难发现,吉利要把洪桥集团打造成吉利旗下不同品牌车型的动力电池主力供应商,且这一目标随着吉利新能源战略的推进也正在成为现实。


除了之前供应知豆和康迪动力电池外,2017年10月23日、25日,洪桥集团接连发布两项关联交易公告,称拿下沃尔沃及吉利旗下吉利、LYNK&CO(领克)两大品牌的三元果博东方订单。今年7月份,洪桥集团有发布公告称,将修改与浙江吉利零部件和沃尔沃汽车签订的两份销售协议。修改之后,两份销售协议的合作金额将进一步提升。


实际上,洪桥集团并不是吉利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唯一布局。今年7月3日,钱江摩托发布了一份与吉利四川商用车有限公司日常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告称吉利商用车公司将向钱江摩托子公司钱江锂电采购动力电池系统,预计2018年金额不超过1亿元人民币。2016年吉利入股钱江摩托,并成为其控股股东。


从威睿到衡远再到钱江锂电,吉利的电池布局已经在旗下各个板块领域徐徐展开,吉利电池帝国的版图随着乘用车和商用车的同步推进逐渐变得清晰可见。


▍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无论是从数家汽车公司集团与宁德时代的绑定,还是说比亚迪开始开放自家电池业务,都足以证明动力电池将决定整个新能源的发展步伐。作为一个十分有远识的企业家,李书福在推行自己的新能源战略时,自然不会让别人遏制住发展的喉咙。


就像大众集团正在考虑从2024年或2025年开始批量生产固态电池那样,在面对决定新能源发展的动力电池等关键核心技术时,李书福一定会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毕竟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并不是一个传奇商人的思维。


从洪桥集团修改销售协议不难看出,洪桥集团虽然在短期内降低了与吉利和沃尔沃的动力电池交易金额年度上限,但长期来看总交易金额却不降反增,这表明洪桥集团非常重视与吉利集团的合作,双方战略合作程度进一步加深。


值得注意的是,交易金额增加的背后,或许与浙江衡远新能源导入LG化学南京工厂的产线设备和专利技术有直接关系。今年5月,媒体报道称,“沃尔沃在中国制造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上将使用高端的韩国电池技术,与直接采购不同,这些LG化学的动力电池产自浙江衡远。”


有消息称,吉利在2017年4月完成全资收购了LG南京电池工厂,获得了LG南京工厂所有生产设备和制造技术知识产权的使用权,LG将帮助吉利集团升级衡远新能源的电池技术,以达到LG的品质标准。从目前领克和沃尔沃这样的高端和豪华品牌开始搭载衡远新能源电池,似乎也可以证明衡远的电池技术在LG的技术加持下,取得了重大突破,至少与知豆和康迪上的动力电池不是一个级别的。


除了向吉利本家供应新能源电池外,洪桥集团对于衡远新能源的定位,还有其它的打算。洪桥集团表示,短期内集团预期向吉利旗下公司作出的销售,将占浙江衡远新能源第一条生产线投产后之大部分销售收益。


然而,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和降成本压力,主机厂都想拥有更多优质和动力电池供应商,电池企业也必须优化客户结构。洪桥集团计划在时机成熟时,力争世界主流车企的产品订单,分散风险。


事实上,洪桥集团的担忧并非多余,当前除了松下专供特斯拉之外,宁德时代正在逐步降低前五大客户的业务占比,比亚迪也计划打破产业闭环,对外出售其动力电池,且已经与长安集团签订了电池合作协议,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降低客户集中风险。


或许对洪桥集团而言,现阶段借助吉利汽车乃至沃尔沃的合作关系打开知名度,其后在中国热度不减的新能源市场拓展新客户群体,才是最终目标所在。那么如今已经上市的领克01PHEV才是洪桥集团的试金石,也是吉利在动力电池方面从排兵布阵到正式投入战斗的里程碑。

钜大锂电,16年专注果博东方定制
吉利谋划动力电池 新能源产能规模初现【钜大锂电】
16年专注果博东方定制

吉利谋划动力电池 新能源产能规模初现

来源:钜大LARGE    2018-08-23    点击量:388

提到新能源,不得不说的一家汽车公司就是吉利。早在2015年,吉利就率先公布了宏伟的新能源战略——“蓝色吉利行动”,提出要在2020年实现90%的新能源汽车销量。结合吉利2020年200万辆的目标,这也意味着吉利要在两年后实现年销180万辆的新能源汽车。


目前,飞速发展的吉利汽车已经站在了本土品牌第一的位置,其新能源正在稳步推进,新推出的产品几乎都有新能源车款,下一步更有新车型起步就是48V弱混。虽然我们几乎丝毫不会怀疑吉利新能源道路正确性,但面对180万辆新能源销量,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则是,随着新能源产能规模初现,其背后的电池配套业务,是否足以支撑吉利庞大的新能源帝国版图?


以李书福的性格,他自然是要把电池等核心零部件掌握在自己手中


作为新能源发展核心——“三电系统”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动力电池几乎是新能源汽车和战略发展的核心因素。于产品,这是决定车辆续航里程、安全系数、车辆品质保障的关键;于企业,这也是决定汽车收益和盈利能力的关键,因为在新能源汽车中,电池几乎要占据到整车成本的10%~50%左右。


那么作为一个立志要进入到全球汽车行业前十强的企业,在恰逢新能源发展的关键领域上,吉利究竟如何布局自己的动力电池?“领克PHEV将会使用自己的电池。”就在7月21日领克PHEV上市一个月前的首次亮相上,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兼CEO安聪慧透露了这个秘密,而在这个秘密背后,也隐藏着更多故事。


▍外购自产相结合


从工信部发布的目录我们可以发现,吉利现有的几款新能源车型帝豪EV、帝豪PHEV、帝豪GSe,如行业主流选择那样,都采用宁德时代的电池,这也是大多数汽车厂家避不开的独角兽。


不难发现的是,虽然吉利目前以宁德时代电池为主,但在这场“绑架”战中,吉利并没有跟随,也没有站在最中央的旋涡中。无论是领克还是博瑞GE在电池上的谋划,吉利似乎还留有后手。


据了解,博瑞GE电芯虽然是由宁德时代提供,但集成和电池包却是由威睿电动汽车技术(苏州)有限公司承担,那么威睿究竟是谁?根据工商局信息显示,威睿公司其实就是吉利控股旗下专门从事电动汽车驱动系统(动力电池系统、电控、电机及系统集成)开发、制造、销售的子公司。威睿公司除了向博瑞GE提供电池包以外,未来还将为帝豪GLPHEV等更多车型提供电池包服务。


这家新闻报道较少且并不起眼的公司,正在为吉利的新能源事业添砖加瓦。仅在2017年,威睿公司就拥有了吉利集团500台和沃尔沃2,000台电池包订单,销售额约2亿人民币,并谋划了30万台电池包产能。同时威睿还在不断扩展产能,除了苏州公司,吉利还成立了威睿宁波公司,在杭州湾规划建设了50万套电池包项目。


如果说吉利用威睿加工电池包可以把它归为外购电池,那么领克01PHEV首次采用浙江衡远电池,就意味着吉利开始着手让自家的电池搭载在自家的新能源车上。


衡远到底与吉利有怎样的关系?这里就必须提到起桥梁和纽带作用的洪桥集团。作为港股上市公司,洪桥集团拥有山东衡远新能源和浙江衡远新能源两个锂离子电池生产工厂,更重要的是,这两个电池工厂,吉利控股也分别占有48%的股份。


根据上市公司的股权信息不难发现,洪桥集团的控股股东正是吉利集团,也就是说吉利通过这个香港上市公司,间接控制着山东衡远新能源和浙江衡远新能源两家动力电池企业。种种纠葛之下不难发现,吉利要把洪桥集团打造成吉利旗下不同品牌车型的动力电池主力供应商,且这一目标随着吉利新能源战略的推进也正在成为现实。


除了之前供应知豆和康迪动力电池外,2017年10月23日、25日,洪桥集团接连发布两项关联交易公告,称拿下沃尔沃及吉利旗下吉利、LYNK&CO(领克)两大品牌的三元果博东方订单。今年7月份,洪桥集团有发布公告称,将修改与浙江吉利零部件和沃尔沃汽车签订的两份销售协议。修改之后,两份销售协议的合作金额将进一步提升。


实际上,洪桥集团并不是吉利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唯一布局。今年7月3日,钱江摩托发布了一份与吉利四川商用车有限公司日常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告称吉利商用车公司将向钱江摩托子公司钱江锂电采购动力电池系统,预计2018年金额不超过1亿元人民币。2016年吉利入股钱江摩托,并成为其控股股东。


从威睿到衡远再到钱江锂电,吉利的电池布局已经在旗下各个板块领域徐徐展开,吉利电池帝国的版图随着乘用车和商用车的同步推进逐渐变得清晰可见。


▍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无论是从数家汽车公司集团与宁德时代的绑定,还是说比亚迪开始开放自家电池业务,都足以证明动力电池将决定整个新能源的发展步伐。作为一个十分有远识的企业家,李书福在推行自己的新能源战略时,自然不会让别人遏制住发展的喉咙。


就像大众集团正在考虑从2024年或2025年开始批量生产固态电池那样,在面对决定新能源发展的动力电池等关键核心技术时,李书福一定会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毕竟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并不是一个传奇商人的思维。


从洪桥集团修改销售协议不难看出,洪桥集团虽然在短期内降低了与吉利和沃尔沃的动力电池交易金额年度上限,但长期来看总交易金额却不降反增,这表明洪桥集团非常重视与吉利集团的合作,双方战略合作程度进一步加深。


值得注意的是,交易金额增加的背后,或许与浙江衡远新能源导入LG化学南京工厂的产线设备和专利技术有直接关系。今年5月,媒体报道称,“沃尔沃在中国制造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上将使用高端的韩国电池技术,与直接采购不同,这些LG化学的动力电池产自浙江衡远。”


有消息称,吉利在2017年4月完成全资收购了LG南京电池工厂,获得了LG南京工厂所有生产设备和制造技术知识产权的使用权,LG将帮助吉利集团升级衡远新能源的电池技术,以达到LG的品质标准。从目前领克和沃尔沃这样的高端和豪华品牌开始搭载衡远新能源电池,似乎也可以证明衡远的电池技术在LG的技术加持下,取得了重大突破,至少与知豆和康迪上的动力电池不是一个级别的。


除了向吉利本家供应新能源电池外,洪桥集团对于衡远新能源的定位,还有其它的打算。洪桥集团表示,短期内集团预期向吉利旗下公司作出的销售,将占浙江衡远新能源第一条生产线投产后之大部分销售收益。


然而,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和降成本压力,主机厂都想拥有更多优质和动力电池供应商,电池企业也必须优化客户结构。洪桥集团计划在时机成熟时,力争世界主流车企的产品订单,分散风险。


事实上,洪桥集团的担忧并非多余,当前除了松下专供特斯拉之外,宁德时代正在逐步降低前五大客户的业务占比,比亚迪也计划打破产业闭环,对外出售其动力电池,且已经与长安集团签订了电池合作协议,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降低客户集中风险。


或许对洪桥集团而言,现阶段借助吉利汽车乃至沃尔沃的合作关系打开知名度,其后在中国热度不减的新能源市场拓展新客户群体,才是最终目标所在。那么如今已经上市的领克01PHEV才是洪桥集团的试金石,也是吉利在动力电池方面从排兵布阵到正式投入战斗的里程碑。

钜大锂电,16年专注果博东方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