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专注果博东方定制

万向旗下A123购买逾20项电动汽车电池专利

来源:钜大LARGE    2018-08-23    点击量:155

万向旗下A123购买逾20项电动汽车电池专利

万向集团旗下美国电池厂A123SystemsLLC近日从Leyden能源手中购买专利,用于万向集团的电动汽车项目。

报道援引A123公司发言人的话称,已经购买超过20项专利技术,并从Leyden引进专业人才,但未透露收购涉及的金额。

该发言人还表示,Leyden公司的阻燃电解液和钛酸锂的技术能够给电动汽车快速充电。A123之前还曾为菲斯科汽车开发过电池。

今年2月15日,万向集团以1.492亿美元的价格成为了美国电动车巨头菲斯科新东家。

万向集团5月17日透露,将在美国率先生产菲斯科卡玛型号汽车,并逐步开始生产其他型号的混合动力车。但集团并未披露具体时间表和其他细节。

入杭/出海万向比亚迪特斯拉备战

比亚迪进军杭州特斯拉三星SDI锁定中国

家住杭州城东的王师傅,开纯电动出租车已经有三个年头了。在他眼里,这车挺好使,不喝汽油又有补贴,可就是有一点不好——电池的单次续航里程太短,不到60公里。王师傅一心想着,等到时机成熟,换辆续航里程高点的车开开。随着电池技术的不断更新,这个纯电动车的共有弱点将得到改善。4月底,比亚迪老大王传福将一个新能源汽车的合作协议带到了杭州。未来,比亚迪将在这选址,生产行业领先的电动大巴和电动轿车,其中就包括续航里程达300公里的E6纯电动车。

还是在这几天,火了已有一阵子的特斯拉来到了杭州,同样,为它点赞的粉丝也是一大把。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中国的首秀上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在纯电动汽车领域的增长不容忽视。2014年,特斯拉的销量目标是3万辆,在中国市场的目标是5000辆。”

电动车来了,为其制造电池的企业也在忙着布局。有数据统计,目前全球汽车电池市场上,中国市场的比重约为4%。专业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市场的份额将提升至20%。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电动车企争相抢夺领地,国内外电池生产企业的布局已经开始。

电池配套技术日益更新

电动车要想大卖,配套的充电方式得跟上。比如,杭州目前在用的众泰纯电动出租车,其电池以更换为主。从今年起,杭州加强了市区内充换电站的建设力度,计划打造城区5公里,郊区10公里充电圈。而北京则压缩小客车年度配置指标,逐年增加新能源汽车的比重。此外,许多城市都发布了自己的充电圈建设计划表,而且在国家推出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上,给予电动汽车各种购车乃至上牌等优惠。

根据公开的信息显示,特斯拉ModelY车型上市时间再次推迟的原因,主要是汽车电池的供货紧张,并且ModelS车型的生产工作也暂时停止。目前,特斯拉已与日本松下电器合作,由松下为其提供锂离子汽车电池。而根据双方签订的锂离子电池供应合同,未来四年其将为特斯拉提供20亿锂离子电池单元。目前,特斯拉已完成对于北京和上海地区首批车主的交车工作,并率先建设了三座超级充电站,其中上海两座,北京一座。该充电站可提供24小时充电服务,特斯拉电动车在半小时内可完成80%左右的充电。

有了政策优惠,技术也要跟上。比如比亚迪开发了“绿混”创新技术,一种先进的汽车能源管理体系。ET-Power铁电池技术,以更安全、更持久、更环保的无铅48伏铁电池替代传统的12伏铅酸电池;整车电机变频智能化,电机与涡轮增压发动机无缝配合实现双增压,整车百公里加速提升1.5秒,整车节油1.5L。

国内外电池厂商竞争激烈

国内外电池生产企业纷纷进入电动汽车领域。三星SDI将中国市场视为全球汽车电池市场上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积极开拓传统铅酸电池的取代市场,将以具有最高能量密度和最佳性能的电池积极应对中国市场。在国内企业中,浙江企业冲在了行业前头。天能集团在低速电动汽车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达51%,在国内他们与上汽等100多家企业合作。万向集团自成功并购美国电池制造商后,在行业内的前景被看好。同样名声在外的,还有比亚迪果博东方有限公司,他们已成为全国最大和全球领先的移动能源供应商。

“事实上,国产电池的性能并不比国外的差多少。”业内人士表示,国产电池满电续驶里程已经大大增加,目前多家公司已经开发出单次充电续航里程达到200公里以上的产品,且充电循环次数大大提升。新型胶体电池液技术的应用,实现了蓄电池智能控制,解决了动力电池循环寿命短、一次充电续行里程短、比能量不高、早期容量衰减等问题。

业内人士说,尽管电动车生产企业采购选择颇多,但电池研发价格还是偏高,导致售价也不低,加上充电配套设施还不是很完善,电动汽车能否规模化应用仍是一个问题。

万向中国“造梦”直击特斯拉老巢

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厂商万向集团计划在美国生产并销售电动汽车,以此与特斯拉抗衡。

今年2月15日,万向集团以1.492亿美元的价格成为了美国电动车巨头菲斯科的新东家。而菲斯科旗下的特拉华州威明顿市的通用汽车废弃工厂成为了万向集团进军美国电动汽车市场的钥匙。

万向集团于5月17日透露,将在美国率先生产菲斯科卡玛(Karma)型号汽车并逐步开始生产其他型号的混合动力车。但集团并未披露具体时间表和其他细节。

解密万向鲁冠球:“造梦”特斯拉

从收购美国果博东方厂商A123,到收购美国电动车公司菲斯科,今年69岁的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看似离他的造车梦又近了一步。但万向电动车此前在国内市场的不佳表现,加上万向收购菲斯科的真正用意并不明朗,令人怀疑万向能否成为“中国的特斯拉”。

一个半月前,在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批准万向收购菲斯科汽车之后,万向集团这家45年前以农机修配起家、中国目前最大的汽车零配件公司,被追捧者誉为“中国的特斯拉”。

国泰君安分析师当时发布报告认为,万向集团同时具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动车电池公司(指A123)、电动车整车公司(指菲斯科),并且万向集团曾承诺将电动车业务注入万向钱潮,认为万向钱潮是非常优异的新能源汽车标的,菲斯科与A123协同可能塑造出另一个“特斯拉”。

2014年2月17日收购消息公布后,万向钱潮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

万向钱潮在随后的公告中澄清,只有在万向电动车公司盈利稳定后才可能投资;菲斯科是增程式电动车,与万向电动车纯电的技术线路完全不同,收购成功对万向电动车公司的发展不会有影响。

今年69岁的万向创始人鲁冠球一直有造车梦,只不过他生性谨慎,没有同乡李书福宣称“汽车就是四个轮子加两个沙发”的豪气,始终没有切入整车制造,可从汽车业赚钱的能力一点也不差。

1999年,他看到了电动车的前景,遂从电池研发起步,逐步在海外大举收购。但万向电动车至今没有赚钱,也没有推出针对个人消费者的电动车产品。这很难让人相信,万向会成为未来中国电动车的领军者。

收购菲斯科这家美国领先的电动车公司,能否改变万向的电动车命运。

“越了解,越害怕”

“汽车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且成熟的产业,看到利润率高就贸然闯入,风险太大。”

“您想不想造汽车?”

“做梦都想。但实力还不够。等条件好了,一定做汽车。我这一代做不了,我儿子也要做汽车。”11年前的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鲁冠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一年多后,鲁冠球接受采访时进一步解释,万向造汽车要有三个条件:自己的能力、社会大环境、合作方的实力。他认为当时万向资金和人力资本不够,没有掌握做汽车核心技术的团队,离1000亿元的营收目标很远,社会大环境也不允许,门槛太高。

“越了解,越害怕,汽车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且成熟的产业,看到利润率高就贸然闯入,风险太大。”他说。

鲁冠球的担心不无道理,当时就有不少人闯入整车制造、最后铩羽而归的例子,其中既有奥克斯、波导这样的“外行”,也不乏汽车零部件企业。

2000年,万丰奥特通过收购上海长风客车厂进入整车生产,成立了上海万丰汽车公司,主要生产SUV,2006年停产。2003年,华翔集团以收购、增资等形式入主富奇汽车,投资数亿,也是生产SUV,2006年也停产。

2004年也传出万向试图借昌河汽车进入整车制造的消息,万向予以否认,双方只是合资成立了一家汽车模块化工厂。可以确认的是,2004年国家发改委收到四十多份浙江民企汽车要求进入汽车整车生产目录的申请,其中就有万向。

同样是在浙江,以冰箱配件起家,打着造摩托车旗号偷偷生产汽车的吉利,率先在2001年成为中国第一家获得汽车生产资质的民营汽车企业。相比之下,万向造车的强烈想法和实际行动显得并不合拍。

直到2005年6月,万向作为发起人参股广汽股份,占其总股本的3.99%,成为广汽股份第二大股东,算是间接进入了汽车整车制造,不过它选择的方向是新能源汽车。

“机会来了,要挣大钱了!”

“将来,如果成功了,我们就搞电动汽车,圆我们几十年的汽车梦想;如果不成功,我们就老老实实退回来,搞电动汽车的零部件给电动汽车配套。”

2009年4月25日,万向投资13.65亿元,建设国内规模最大的电动汽车和果博东方生产基地。科技部部长万钢率领科技部多位司局长,专程赴杭参加仪式。

这是万向创业40年来第一次搞大型庆典活动。万向的前身,是1969年鲁冠球用4000元在钱塘江畔创办的农机修配厂,兼做农具,1979年,鲁冠球就看到报纸上介绍,中国以后将发展交通行业,他决定砍掉农具业务——为此当年万向的收入减少100万。占其总收入的近一半,开始专注于汽车核心零部件之一的万向节,逐渐成长为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企业。

在致辞中,鲁冠球提到,“我们为什么要搞电动汽车?除了看好国际趋势和国家政策以外,还因为它是万向40年汽车零部件优势的延伸。将来,如果成功了,我们就搞电动汽车,圆我们几十年的汽车梦想;如果不成功,我们就老老实实退回来,搞电动汽车的零部件给电动汽车配套。”

万向的电动车项目始于1999年。这一年恰好也是最早量产的纯电动汽车——通用汽车EV1项目夭折之年,而万向启动该项目的由头,是1999年4月6日由国务院有关部门、省市政府和大型汽车企业集团共同主办的全国“清洁汽车行动”。2000年4月,万向确定了“电池→电机→电控→电动汽车”的整车发展思路,并在两年后成立了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研发出聚合物锂离子动力电池、电机及控制器等关键零部件,第一辆电动轿车、电动公交车也研制成功。

鲁冠球这次看准了产业风向。

中国政府在2009年接连出台了《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通知》、《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等政策,首次提出新能源车战略,安排200亿元支持新能源汽车及关键零部件产业化,确定了20个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试点城市等。各汽车整车企业都竞相开启新能源车项目。

“十年啊,电动汽车我搞了十年,从来没有赚过一分钱。现在机会来了,要挣大钱了!”鲁在奠基仪式上表示。

但还没挣到大钱,万向电动车就频频出现问题。

先是2004年在杭州上路的纯电动公交车质量问题,到了2010年,万向电动车制造的上海世博纯电动大巴冒烟,又引发争议。

2011年4月11日,杭州首批电动出租车上路运营尚未满三个月,一辆搭载了万向电池的众泰朗悦纯电动出租车突然自燃。尽管第三方最终鉴定报告认为,此次事故发生不能认定电池单体设计、制造方面存在质量问题,而是电池成组后不能完全满足车辆使用环境的需求,在应用过程中,出现了电池漏液、绝缘受损以及局部短路的情况,但这一事故对万向电动汽车电池的打击很大,一位国内动力电池公司的高管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根本销不动”。

同时,万向与美国公司的两起电动车合作项目也命运多舛。2010年5月,万向集团与专注于动力电池和燃料电池业务的美国Ener1公司合资(浙江万向Ener1动力系统公司),首期投资3亿多美元,在杭州建立全自动化的电芯及电池系统生产基地。两年后,Ener1申请破产保护,后重组。目前,这一合作已经告吹。

2012年2月17日,万向集团与美国史密斯电动车公司在洛杉矶中美经贸合作论坛上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拟成立合资子公司,由万向投资1亿美元用于开发并生产电动商用车,包括纯电动校车。但据前述万向美国公司高管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史密斯电动车公司的合作推进缓慢,目前双方尚未确定是否一起在中国造车。

收购菲斯科是资本游戏?

一名接近菲斯科收购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菲斯科的真正收购方是北汽,万向不过是中间层,接下来万向将会把菲斯科资产转给北汽获利,消息最快将在2014年4月北京车展、最慢在一年后宣布。

近5年过去,万向电动汽车不仅没有如鲁冠球预期的赚到大钱,甚至还没能盈利。

2014年2月25日,万向集团下属的零部件上市公司万向钱潮在一份公告中披露,“目前万向电动汽车公司产品尚未实现批量,无法实现正常盈利,2013年仍继续亏损”,“由于目前我国电动汽车的生产与消费受制因素较多,预计在未来2年内,万向电动汽车整车难以形成规模”。

在此一周前,万向经过三天19轮竞价,最后以1.492亿美元收购了美国电动车公司菲斯科。这个数字大约是菲斯科最初寻求收购价的六倍。

早在2013年初,菲斯科处于破产保护边缘时,来自中国的东风、吉利、北汽都曾表示出收购意向,东风集团曾爆出出价3.5亿美元购买菲斯科85%股份的计划,但是在“利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开发出来的技术不应流向中国”的反对声中,没了下文,最后和万向美国竞拍菲斯科的是香港富豪李泽楷旗下的混合动力技术公司。

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在前摩根士丹利清洁能源业务分析师JoshuaParadise看来,以菲斯科第一款汽车卡玛此前少得可怜的销量(1800辆)和高成本,这一收购看起来没有任何经济意义。“也像是一场虚荣的交易。”他认为对菲斯科的兴趣也许还会阻断万向创始人鲁冠球的造车梦。

一位参与竞拍的万向美国高管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一价格完全是边打边谈边看得来的。价格完全根据条款而言,不同条款下买同一个东西意义不一样。比如,原本菲斯科车身制造公司提出买家不能拥有菲斯科LOGO,每辆车要向其缴纳250美元的使用费,而最后这一LOGO的延续性是作为交割条款,这个LOGO本身可能就值几千万美元。

万向美国主要收购案

2001年,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生产制动器的UAI(UniversalAutomotiveIndustriesInc。)21%的股份。

2002年,收购美国上市公司UAI,成为中国乡镇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第一案。

2003年,收购美国一家“百年老店”、翼形万向节传动轴的发明者和全球最大的一级供应商——洛克福特(Rockford)公司。万向以33.5%的股权成为洛克福特的第一大股东。

2006年,万向在竞购美国环球控制系统公司(GlobalSteeringSystems)时败于纽约一家私募基金,但2008年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这家基金被迫清盘。2009年,万向集团最终收购GSS公司。

2007年,并购全球最大的传动系统零件制造商Dana。此后通过整合之后出售给私募资本,获得溢价。

2008年,收购美国福特蒙洛工厂。

2009年,收购美国维修市场汽车加热器和汽车水箱第一大供应商Vista-Pro公司。

2012年,收购美国果博东方企业A123系统公司。

2013年,完成对以刹车零件为核心业务的国际汽车零部件厂商——美国BPI公司的整体收购。

2014年,收购美国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品牌菲斯科(Fisker)。

据这位万向美国公司高管透露,万向最后能够成功收购菲斯科,是因为提供的条款打动了菲斯科债权委员会。万向收购菲斯科一共1.492亿美元,包括1.262亿美元现金、800万美元的承担债务,以及万向指定一关系企业普通股,其中,指定的这一“关系企业普通股”,具体是指包括这次收购金额之外,万向向菲斯科后续投资额,加上每季度12%的复利,全部收回后,菲斯科债权委员会有权享有菲斯科汽车20%红利的权利。

2013年10月11日,李泽楷旗下太平洋世纪公司以2500万美元竞得菲斯科所欠的美国能源部贷款。2013年11月22日,菲斯科申请破产保护,并计划以2500万美元卖给李泽楷旗下混合动力公司,差点已成定局。正是菲斯科的债权委员会向特拉华州破产法庭提出申请,要求法庭取消已经菲斯科同意的作价出售给李泽楷麾下一家公司的交易,改为举行一次公开的拍卖,力挺万向成为竞购者。

很多人把菲斯科和特斯拉对比,在这位高管看来,特斯拉和菲斯科前期都存在质量问题,不过特斯拉坚持下来了。特斯拉走的是大众路线,而菲斯科目前走的还是高端路线。很多人受制于充电设施,特斯拉可以拥有不能使用,但菲斯科是增程式电动车,相当于自带充电桩,更加实用。

知名汽车分析师贾新光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菲斯科自己做开发,虽然公司不大,但是研发能力强,至少比特斯拉强。

国内投行家王世渝曾在2013年上半年通过同鑫会基金推荐菲斯科汽车项目,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菲斯科没有比万向更好的中方合作伙伴了。万向迟迟没有进入整车市场,应该不是生产资质的问题,而是产品。并购菲斯科,万向找到了切入整车的一个最好通道。

收购菲斯科之后,鲁冠球只接受了《浙江日报》一家媒体的采访。在这篇报道中,鲁冠球表示,菲斯科将在中国本土生产,“何时能造出万向自己的汽车,还不好说”。

一名接近菲斯科收购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菲斯科的真正收购方是北汽,万向不过是中间层,接下来万向将会把菲斯科资产转给北汽获利,消息最快将在2014年4月北京车展、最慢在一年后宣布。这笔交易还牵涉一家美国公司作为中间人,将来它会与北汽合作造车。

万向公关部一位人士在电话中向南方周末记者转达了万向高层的回复:菲斯科正在整合中,尚无可对外发布的消息。

前述万向美国高管对此消息表示不知情,据他透露已经有投资人参与万向的菲斯科计划,万向应该不可能把菲斯科转手给中国整车厂商,但也不排除与人合作。

北汽新能源公司公关部部长胡恩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没听说过此事。不过,北汽确实有强烈的造电动车的冲动。北汽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欣曾表示,“北汽要做能够和ModelS竞争的电动车,2015年左右。”北汽曾考察菲斯科,瞄准了菲斯科已经开发完毕、尚未投产的第二代车型Atlantic。

从2013年开始,北汽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动作频繁,与韩国SK盒子、富士康科技集团分别合资成立针对电机、电池技术的公司。2014年2月,北汽与美国新能源公司Atieva签署股份认购协议,计划收购Atieva公司25.02%的股份。收购完成后,双方预计在第3年推出与奥迪A6L同等级的电动汽车。

2014年3月21日,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京成立,北汽集团以6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告显示,它们一共在国家新能源车示范运营中投入约3000辆纯电动汽车,2014年,随着北京上海等城市启动对私人消费者销售新能源小客车,北汽新能源公司将销量目标定在2万辆。

而类似转手的资本操作,在万向美国并购中曾出现过。2007年,万向美国并购全球最大的传动系统零件制造商Dana,并在接手后通过整合之后出售给一家私募获利。一位长期关注江浙零部件企业的媒体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万向是在围绕主业做资本运作。别看鲁冠球一直喊着造车,老子想造车,儿子就一定想要造吗?”

资深投资人刘安民认为,万向的资本运作都是围绕产业而来。电动汽车与清洁能源、汽配相关,万向转型顺理成章。菲斯科是个好牌子,如果经营坏了,万向这个品牌也会受损,这一切会激发它的能力去做好菲斯科。鲁冠球这么大年纪,没有退路,没有必要把事情搞砸。

王世渝表示,现在国企改革主张混合所有制,北汽有品牌、资金和渠道,以万向的灵活性和北汽强大的后台能力,合作倒也未尝不可,可能比单一一方来发展菲斯科更好。

菲斯科汽车是菲斯科车身制造公司(FiskerCoachbuild)与量子燃油系统世界技术公司(QuantumFuelSystemsTechnologiesWorldwide)的合资公司,2007年由原宝马、阿斯顿马丁设计师亨利克-菲斯科(HenrikFisker)创办。2008年1月,菲斯科在北美车展上展出了其第一款车卡玛(Karma),2011年7月,卡玛正式投产并上市,售价11万美元,包括演员迪卡普里奥莱昂纳多和歌星贾斯汀·比伯都是其客户。

2008-2012年间,菲斯科一共获得约12亿美元风险投资,并在2009年获得美国能源部5.29亿美元低息贷款(第一阶段得到其中1.93亿美元),2011年年中,因为菲斯科未能达成发展目标,美国能源部冻结了菲斯科的贷款。更糟糕的是,卡玛上市后出现一连串质量问题,第二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大西洋(Atlantic)尚未投产,公司已经难以为继。

2012年3月,美国著名的汽车杂志《消费者报告》购买了一辆卡玛,在路测前常规校准里程表时,汽车即发生故障,随后该杂志措辞激烈批评卡玛一无是处,把它称做“束手束脚、设计糟糕的坦克”。后经调查,此次卡玛抛锚的原因是A123电池发生故障。卡玛上市当年,就因为A123电池故障被迫召回,在宣称通过召回解决了问题的半年之后,又发生一件卡玛起火事故。除了电池,2012年菲斯科又因为软件问题、冷却风扇问题两次召回。

2012年4月,菲斯科的电池供应商A123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递交了破产保护申请。三个月后,卡玛也不得不停产。祸不单行,这一年桑迪飓风让停产后300辆库存卡玛遭水淹,保险公司拒赔,让本来财务紧张的菲斯科雪上加霜。2008-2012年,菲斯科亏损总额高达10亿美元,在全世界寻找新的投资未果,2013年11月,菲斯科向特拉华州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菲斯科在美国拥有18项授权专利(包括3项实用专利以及15项设计专利),以及18项已申请并公告的专利;在全球有108项申请并公告的专利,34项唯一专利族(uniquepatentfamilies)。

钜大锂电,16年专注果博东方定制
万向旗下A123购买逾20项电动汽车电池专利【钜大锂电】
16年专注果博东方定制

万向旗下A123购买逾20项电动汽车电池专利

来源:钜大LARGE    2018-08-23    点击量:365

万向旗下A123购买逾20项电动汽车电池专利

万向集团旗下美国电池厂A123SystemsLLC近日从Leyden能源手中购买专利,用于万向集团的电动汽车项目。

报道援引A123公司发言人的话称,已经购买超过20项专利技术,并从Leyden引进专业人才,但未透露收购涉及的金额。

该发言人还表示,Leyden公司的阻燃电解液和钛酸锂的技术能够给电动汽车快速充电。A123之前还曾为菲斯科汽车开发过电池。

今年2月15日,万向集团以1.492亿美元的价格成为了美国电动车巨头菲斯科新东家。

万向集团5月17日透露,将在美国率先生产菲斯科卡玛型号汽车,并逐步开始生产其他型号的混合动力车。但集团并未披露具体时间表和其他细节。

入杭/出海万向比亚迪特斯拉备战

比亚迪进军杭州特斯拉三星SDI锁定中国

家住杭州城东的王师傅,开纯电动出租车已经有三个年头了。在他眼里,这车挺好使,不喝汽油又有补贴,可就是有一点不好——电池的单次续航里程太短,不到60公里。王师傅一心想着,等到时机成熟,换辆续航里程高点的车开开。随着电池技术的不断更新,这个纯电动车的共有弱点将得到改善。4月底,比亚迪老大王传福将一个新能源汽车的合作协议带到了杭州。未来,比亚迪将在这选址,生产行业领先的电动大巴和电动轿车,其中就包括续航里程达300公里的E6纯电动车。

还是在这几天,火了已有一阵子的特斯拉来到了杭州,同样,为它点赞的粉丝也是一大把。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中国的首秀上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在纯电动汽车领域的增长不容忽视。2014年,特斯拉的销量目标是3万辆,在中国市场的目标是5000辆。”

电动车来了,为其制造电池的企业也在忙着布局。有数据统计,目前全球汽车电池市场上,中国市场的比重约为4%。专业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市场的份额将提升至20%。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电动车企争相抢夺领地,国内外电池生产企业的布局已经开始。

电池配套技术日益更新

电动车要想大卖,配套的充电方式得跟上。比如,杭州目前在用的众泰纯电动出租车,其电池以更换为主。从今年起,杭州加强了市区内充换电站的建设力度,计划打造城区5公里,郊区10公里充电圈。而北京则压缩小客车年度配置指标,逐年增加新能源汽车的比重。此外,许多城市都发布了自己的充电圈建设计划表,而且在国家推出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上,给予电动汽车各种购车乃至上牌等优惠。

根据公开的信息显示,特斯拉ModelY车型上市时间再次推迟的原因,主要是汽车电池的供货紧张,并且ModelS车型的生产工作也暂时停止。目前,特斯拉已与日本松下电器合作,由松下为其提供锂离子汽车电池。而根据双方签订的锂离子电池供应合同,未来四年其将为特斯拉提供20亿锂离子电池单元。目前,特斯拉已完成对于北京和上海地区首批车主的交车工作,并率先建设了三座超级充电站,其中上海两座,北京一座。该充电站可提供24小时充电服务,特斯拉电动车在半小时内可完成80%左右的充电。

有了政策优惠,技术也要跟上。比如比亚迪开发了“绿混”创新技术,一种先进的汽车能源管理体系。ET-Power铁电池技术,以更安全、更持久、更环保的无铅48伏铁电池替代传统的12伏铅酸电池;整车电机变频智能化,电机与涡轮增压发动机无缝配合实现双增压,整车百公里加速提升1.5秒,整车节油1.5L。

国内外电池厂商竞争激烈

国内外电池生产企业纷纷进入电动汽车领域。三星SDI将中国市场视为全球汽车电池市场上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积极开拓传统铅酸电池的取代市场,将以具有最高能量密度和最佳性能的电池积极应对中国市场。在国内企业中,浙江企业冲在了行业前头。天能集团在低速电动汽车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达51%,在国内他们与上汽等100多家企业合作。万向集团自成功并购美国电池制造商后,在行业内的前景被看好。同样名声在外的,还有比亚迪果博东方有限公司,他们已成为全国最大和全球领先的移动能源供应商。

“事实上,国产电池的性能并不比国外的差多少。”业内人士表示,国产电池满电续驶里程已经大大增加,目前多家公司已经开发出单次充电续航里程达到200公里以上的产品,且充电循环次数大大提升。新型胶体电池液技术的应用,实现了蓄电池智能控制,解决了动力电池循环寿命短、一次充电续行里程短、比能量不高、早期容量衰减等问题。

业内人士说,尽管电动车生产企业采购选择颇多,但电池研发价格还是偏高,导致售价也不低,加上充电配套设施还不是很完善,电动汽车能否规模化应用仍是一个问题。

万向中国“造梦”直击特斯拉老巢

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厂商万向集团计划在美国生产并销售电动汽车,以此与特斯拉抗衡。

今年2月15日,万向集团以1.492亿美元的价格成为了美国电动车巨头菲斯科的新东家。而菲斯科旗下的特拉华州威明顿市的通用汽车废弃工厂成为了万向集团进军美国电动汽车市场的钥匙。

万向集团于5月17日透露,将在美国率先生产菲斯科卡玛(Karma)型号汽车并逐步开始生产其他型号的混合动力车。但集团并未披露具体时间表和其他细节。

解密万向鲁冠球:“造梦”特斯拉

从收购美国果博东方厂商A123,到收购美国电动车公司菲斯科,今年69岁的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看似离他的造车梦又近了一步。但万向电动车此前在国内市场的不佳表现,加上万向收购菲斯科的真正用意并不明朗,令人怀疑万向能否成为“中国的特斯拉”。

一个半月前,在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批准万向收购菲斯科汽车之后,万向集团这家45年前以农机修配起家、中国目前最大的汽车零配件公司,被追捧者誉为“中国的特斯拉”。

国泰君安分析师当时发布报告认为,万向集团同时具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动车电池公司(指A123)、电动车整车公司(指菲斯科),并且万向集团曾承诺将电动车业务注入万向钱潮,认为万向钱潮是非常优异的新能源汽车标的,菲斯科与A123协同可能塑造出另一个“特斯拉”。

2014年2月17日收购消息公布后,万向钱潮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

万向钱潮在随后的公告中澄清,只有在万向电动车公司盈利稳定后才可能投资;菲斯科是增程式电动车,与万向电动车纯电的技术线路完全不同,收购成功对万向电动车公司的发展不会有影响。

今年69岁的万向创始人鲁冠球一直有造车梦,只不过他生性谨慎,没有同乡李书福宣称“汽车就是四个轮子加两个沙发”的豪气,始终没有切入整车制造,可从汽车业赚钱的能力一点也不差。

1999年,他看到了电动车的前景,遂从电池研发起步,逐步在海外大举收购。但万向电动车至今没有赚钱,也没有推出针对个人消费者的电动车产品。这很难让人相信,万向会成为未来中国电动车的领军者。

收购菲斯科这家美国领先的电动车公司,能否改变万向的电动车命运。

“越了解,越害怕”

“汽车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且成熟的产业,看到利润率高就贸然闯入,风险太大。”

“您想不想造汽车?”

“做梦都想。但实力还不够。等条件好了,一定做汽车。我这一代做不了,我儿子也要做汽车。”11年前的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鲁冠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一年多后,鲁冠球接受采访时进一步解释,万向造汽车要有三个条件:自己的能力、社会大环境、合作方的实力。他认为当时万向资金和人力资本不够,没有掌握做汽车核心技术的团队,离1000亿元的营收目标很远,社会大环境也不允许,门槛太高。

“越了解,越害怕,汽车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且成熟的产业,看到利润率高就贸然闯入,风险太大。”他说。

鲁冠球的担心不无道理,当时就有不少人闯入整车制造、最后铩羽而归的例子,其中既有奥克斯、波导这样的“外行”,也不乏汽车零部件企业。

2000年,万丰奥特通过收购上海长风客车厂进入整车生产,成立了上海万丰汽车公司,主要生产SUV,2006年停产。2003年,华翔集团以收购、增资等形式入主富奇汽车,投资数亿,也是生产SUV,2006年也停产。

2004年也传出万向试图借昌河汽车进入整车制造的消息,万向予以否认,双方只是合资成立了一家汽车模块化工厂。可以确认的是,2004年国家发改委收到四十多份浙江民企汽车要求进入汽车整车生产目录的申请,其中就有万向。

同样是在浙江,以冰箱配件起家,打着造摩托车旗号偷偷生产汽车的吉利,率先在2001年成为中国第一家获得汽车生产资质的民营汽车企业。相比之下,万向造车的强烈想法和实际行动显得并不合拍。

直到2005年6月,万向作为发起人参股广汽股份,占其总股本的3.99%,成为广汽股份第二大股东,算是间接进入了汽车整车制造,不过它选择的方向是新能源汽车。

“机会来了,要挣大钱了!”

“将来,如果成功了,我们就搞电动汽车,圆我们几十年的汽车梦想;如果不成功,我们就老老实实退回来,搞电动汽车的零部件给电动汽车配套。”

2009年4月25日,万向投资13.65亿元,建设国内规模最大的电动汽车和果博东方生产基地。科技部部长万钢率领科技部多位司局长,专程赴杭参加仪式。

这是万向创业40年来第一次搞大型庆典活动。万向的前身,是1969年鲁冠球用4000元在钱塘江畔创办的农机修配厂,兼做农具,1979年,鲁冠球就看到报纸上介绍,中国以后将发展交通行业,他决定砍掉农具业务——为此当年万向的收入减少100万。占其总收入的近一半,开始专注于汽车核心零部件之一的万向节,逐渐成长为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企业。

在致辞中,鲁冠球提到,“我们为什么要搞电动汽车?除了看好国际趋势和国家政策以外,还因为它是万向40年汽车零部件优势的延伸。将来,如果成功了,我们就搞电动汽车,圆我们几十年的汽车梦想;如果不成功,我们就老老实实退回来,搞电动汽车的零部件给电动汽车配套。”

万向的电动车项目始于1999年。这一年恰好也是最早量产的纯电动汽车——通用汽车EV1项目夭折之年,而万向启动该项目的由头,是1999年4月6日由国务院有关部门、省市政府和大型汽车企业集团共同主办的全国“清洁汽车行动”。2000年4月,万向确定了“电池→电机→电控→电动汽车”的整车发展思路,并在两年后成立了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研发出聚合物锂离子动力电池、电机及控制器等关键零部件,第一辆电动轿车、电动公交车也研制成功。

鲁冠球这次看准了产业风向。

中国政府在2009年接连出台了《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通知》、《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等政策,首次提出新能源车战略,安排200亿元支持新能源汽车及关键零部件产业化,确定了20个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试点城市等。各汽车整车企业都竞相开启新能源车项目。

“十年啊,电动汽车我搞了十年,从来没有赚过一分钱。现在机会来了,要挣大钱了!”鲁在奠基仪式上表示。

但还没挣到大钱,万向电动车就频频出现问题。

先是2004年在杭州上路的纯电动公交车质量问题,到了2010年,万向电动车制造的上海世博纯电动大巴冒烟,又引发争议。

2011年4月11日,杭州首批电动出租车上路运营尚未满三个月,一辆搭载了万向电池的众泰朗悦纯电动出租车突然自燃。尽管第三方最终鉴定报告认为,此次事故发生不能认定电池单体设计、制造方面存在质量问题,而是电池成组后不能完全满足车辆使用环境的需求,在应用过程中,出现了电池漏液、绝缘受损以及局部短路的情况,但这一事故对万向电动汽车电池的打击很大,一位国内动力电池公司的高管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根本销不动”。

同时,万向与美国公司的两起电动车合作项目也命运多舛。2010年5月,万向集团与专注于动力电池和燃料电池业务的美国Ener1公司合资(浙江万向Ener1动力系统公司),首期投资3亿多美元,在杭州建立全自动化的电芯及电池系统生产基地。两年后,Ener1申请破产保护,后重组。目前,这一合作已经告吹。

2012年2月17日,万向集团与美国史密斯电动车公司在洛杉矶中美经贸合作论坛上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拟成立合资子公司,由万向投资1亿美元用于开发并生产电动商用车,包括纯电动校车。但据前述万向美国公司高管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史密斯电动车公司的合作推进缓慢,目前双方尚未确定是否一起在中国造车。

收购菲斯科是资本游戏?

一名接近菲斯科收购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菲斯科的真正收购方是北汽,万向不过是中间层,接下来万向将会把菲斯科资产转给北汽获利,消息最快将在2014年4月北京车展、最慢在一年后宣布。

近5年过去,万向电动汽车不仅没有如鲁冠球预期的赚到大钱,甚至还没能盈利。

2014年2月25日,万向集团下属的零部件上市公司万向钱潮在一份公告中披露,“目前万向电动汽车公司产品尚未实现批量,无法实现正常盈利,2013年仍继续亏损”,“由于目前我国电动汽车的生产与消费受制因素较多,预计在未来2年内,万向电动汽车整车难以形成规模”。

在此一周前,万向经过三天19轮竞价,最后以1.492亿美元收购了美国电动车公司菲斯科。这个数字大约是菲斯科最初寻求收购价的六倍。

早在2013年初,菲斯科处于破产保护边缘时,来自中国的东风、吉利、北汽都曾表示出收购意向,东风集团曾爆出出价3.5亿美元购买菲斯科85%股份的计划,但是在“利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开发出来的技术不应流向中国”的反对声中,没了下文,最后和万向美国竞拍菲斯科的是香港富豪李泽楷旗下的混合动力技术公司。

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在前摩根士丹利清洁能源业务分析师JoshuaParadise看来,以菲斯科第一款汽车卡玛此前少得可怜的销量(1800辆)和高成本,这一收购看起来没有任何经济意义。“也像是一场虚荣的交易。”他认为对菲斯科的兴趣也许还会阻断万向创始人鲁冠球的造车梦。

一位参与竞拍的万向美国高管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一价格完全是边打边谈边看得来的。价格完全根据条款而言,不同条款下买同一个东西意义不一样。比如,原本菲斯科车身制造公司提出买家不能拥有菲斯科LOGO,每辆车要向其缴纳250美元的使用费,而最后这一LOGO的延续性是作为交割条款,这个LOGO本身可能就值几千万美元。

万向美国主要收购案

2001年,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生产制动器的UAI(UniversalAutomotiveIndustriesInc。)21%的股份。

2002年,收购美国上市公司UAI,成为中国乡镇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第一案。

2003年,收购美国一家“百年老店”、翼形万向节传动轴的发明者和全球最大的一级供应商——洛克福特(Rockford)公司。万向以33.5%的股权成为洛克福特的第一大股东。

2006年,万向在竞购美国环球控制系统公司(GlobalSteeringSystems)时败于纽约一家私募基金,但2008年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这家基金被迫清盘。2009年,万向集团最终收购GSS公司。

2007年,并购全球最大的传动系统零件制造商Dana。此后通过整合之后出售给私募资本,获得溢价。

2008年,收购美国福特蒙洛工厂。

2009年,收购美国维修市场汽车加热器和汽车水箱第一大供应商Vista-Pro公司。

2012年,收购美国果博东方企业A123系统公司。

2013年,完成对以刹车零件为核心业务的国际汽车零部件厂商——美国BPI公司的整体收购。

2014年,收购美国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品牌菲斯科(Fisker)。

据这位万向美国公司高管透露,万向最后能够成功收购菲斯科,是因为提供的条款打动了菲斯科债权委员会。万向收购菲斯科一共1.492亿美元,包括1.262亿美元现金、800万美元的承担债务,以及万向指定一关系企业普通股,其中,指定的这一“关系企业普通股”,具体是指包括这次收购金额之外,万向向菲斯科后续投资额,加上每季度12%的复利,全部收回后,菲斯科债权委员会有权享有菲斯科汽车20%红利的权利。

2013年10月11日,李泽楷旗下太平洋世纪公司以2500万美元竞得菲斯科所欠的美国能源部贷款。2013年11月22日,菲斯科申请破产保护,并计划以2500万美元卖给李泽楷旗下混合动力公司,差点已成定局。正是菲斯科的债权委员会向特拉华州破产法庭提出申请,要求法庭取消已经菲斯科同意的作价出售给李泽楷麾下一家公司的交易,改为举行一次公开的拍卖,力挺万向成为竞购者。

很多人把菲斯科和特斯拉对比,在这位高管看来,特斯拉和菲斯科前期都存在质量问题,不过特斯拉坚持下来了。特斯拉走的是大众路线,而菲斯科目前走的还是高端路线。很多人受制于充电设施,特斯拉可以拥有不能使用,但菲斯科是增程式电动车,相当于自带充电桩,更加实用。

知名汽车分析师贾新光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菲斯科自己做开发,虽然公司不大,但是研发能力强,至少比特斯拉强。

国内投行家王世渝曾在2013年上半年通过同鑫会基金推荐菲斯科汽车项目,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菲斯科没有比万向更好的中方合作伙伴了。万向迟迟没有进入整车市场,应该不是生产资质的问题,而是产品。并购菲斯科,万向找到了切入整车的一个最好通道。

收购菲斯科之后,鲁冠球只接受了《浙江日报》一家媒体的采访。在这篇报道中,鲁冠球表示,菲斯科将在中国本土生产,“何时能造出万向自己的汽车,还不好说”。

一名接近菲斯科收购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菲斯科的真正收购方是北汽,万向不过是中间层,接下来万向将会把菲斯科资产转给北汽获利,消息最快将在2014年4月北京车展、最慢在一年后宣布。这笔交易还牵涉一家美国公司作为中间人,将来它会与北汽合作造车。

万向公关部一位人士在电话中向南方周末记者转达了万向高层的回复:菲斯科正在整合中,尚无可对外发布的消息。

前述万向美国高管对此消息表示不知情,据他透露已经有投资人参与万向的菲斯科计划,万向应该不可能把菲斯科转手给中国整车厂商,但也不排除与人合作。

北汽新能源公司公关部部长胡恩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没听说过此事。不过,北汽确实有强烈的造电动车的冲动。北汽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欣曾表示,“北汽要做能够和ModelS竞争的电动车,2015年左右。”北汽曾考察菲斯科,瞄准了菲斯科已经开发完毕、尚未投产的第二代车型Atlantic。

从2013年开始,北汽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动作频繁,与韩国SK盒子、富士康科技集团分别合资成立针对电机、电池技术的公司。2014年2月,北汽与美国新能源公司Atieva签署股份认购协议,计划收购Atieva公司25.02%的股份。收购完成后,双方预计在第3年推出与奥迪A6L同等级的电动汽车。

2014年3月21日,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京成立,北汽集团以6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告显示,它们一共在国家新能源车示范运营中投入约3000辆纯电动汽车,2014年,随着北京上海等城市启动对私人消费者销售新能源小客车,北汽新能源公司将销量目标定在2万辆。

而类似转手的资本操作,在万向美国并购中曾出现过。2007年,万向美国并购全球最大的传动系统零件制造商Dana,并在接手后通过整合之后出售给一家私募获利。一位长期关注江浙零部件企业的媒体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万向是在围绕主业做资本运作。别看鲁冠球一直喊着造车,老子想造车,儿子就一定想要造吗?”

资深投资人刘安民认为,万向的资本运作都是围绕产业而来。电动汽车与清洁能源、汽配相关,万向转型顺理成章。菲斯科是个好牌子,如果经营坏了,万向这个品牌也会受损,这一切会激发它的能力去做好菲斯科。鲁冠球这么大年纪,没有退路,没有必要把事情搞砸。

王世渝表示,现在国企改革主张混合所有制,北汽有品牌、资金和渠道,以万向的灵活性和北汽强大的后台能力,合作倒也未尝不可,可能比单一一方来发展菲斯科更好。

菲斯科汽车是菲斯科车身制造公司(FiskerCoachbuild)与量子燃油系统世界技术公司(QuantumFuelSystemsTechnologiesWorldwide)的合资公司,2007年由原宝马、阿斯顿马丁设计师亨利克-菲斯科(HenrikFisker)创办。2008年1月,菲斯科在北美车展上展出了其第一款车卡玛(Karma),2011年7月,卡玛正式投产并上市,售价11万美元,包括演员迪卡普里奥莱昂纳多和歌星贾斯汀·比伯都是其客户。

2008-2012年间,菲斯科一共获得约12亿美元风险投资,并在2009年获得美国能源部5.29亿美元低息贷款(第一阶段得到其中1.93亿美元),2011年年中,因为菲斯科未能达成发展目标,美国能源部冻结了菲斯科的贷款。更糟糕的是,卡玛上市后出现一连串质量问题,第二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大西洋(Atlantic)尚未投产,公司已经难以为继。

2012年3月,美国著名的汽车杂志《消费者报告》购买了一辆卡玛,在路测前常规校准里程表时,汽车即发生故障,随后该杂志措辞激烈批评卡玛一无是处,把它称做“束手束脚、设计糟糕的坦克”。后经调查,此次卡玛抛锚的原因是A123电池发生故障。卡玛上市当年,就因为A123电池故障被迫召回,在宣称通过召回解决了问题的半年之后,又发生一件卡玛起火事故。除了电池,2012年菲斯科又因为软件问题、冷却风扇问题两次召回。

2012年4月,菲斯科的电池供应商A123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递交了破产保护申请。三个月后,卡玛也不得不停产。祸不单行,这一年桑迪飓风让停产后300辆库存卡玛遭水淹,保险公司拒赔,让本来财务紧张的菲斯科雪上加霜。2008-2012年,菲斯科亏损总额高达10亿美元,在全世界寻找新的投资未果,2013年11月,菲斯科向特拉华州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菲斯科在美国拥有18项授权专利(包括3项实用专利以及15项设计专利),以及18项已申请并公告的专利;在全球有108项申请并公告的专利,34项唯一专利族(uniquepatentfamilies)。

钜大锂电,16年专注果博东方定制